榴花照人明

榴花照人明
提起传统戏,京剧声称“国粹”,当然魅力十足,直抵民意了。除了京剧之外,晋剧也流行我国北部,尤其在汾酒的故土——山西,更是受众聚集。远在昔阳县城,有位白叟,一辈子与晋剧厮守。关于“老晋剧迷”来说,醒来是戏,躺下仍是戏,“梨园梦”足足沉醉了六十年。或许是祖传,或者是民俗引领,虽然没有叩拜名师,但仍跻身正规的县剧团,晋剧仍旧亭亭玉立、音韵飘扬。谁能阻挠一位十来岁的小戏迷?锣鼓一响,一个人的生命便悄然疯长了。俗话说:“本年一十三,武艺不太沾。木棍没学成,铁棍拿不动。”其实,热心戏剧艺术的艺人,历来离不开唱、念、做、打的功夫。比方武生吧,往往是先耍木棍,再耍铁棍。台下掌声如潮,溅起欢喜的浪花。少年学戏,舞台上演着不同生命的戏剧愿望。“沾”归于北方地区方言——“好”的意思。为了武艺满足“沾”,少年时代苦练戏功的从艺旅程,便跟着向阳落霞,逐个上台了。“唱念做打”“手眼身法步”,可谓戏剧的魂灵。开始,浑身伤痛难忍,起不来床,咽不下饭,身上脱去几层皮。想不到,这些困难的阅历,化茧成蝶,韶光,竟然满足了每位有缘人的梨园愿望。三晋之地,钟灵毓秀,万民拥护的“文武场”,总算拉扯出一名浑身功夫的“地道老生”。太行深处,村落松懈。唱戏,只能在深山里搭班表演。大卡车露天的车厢里,装载着铺盖与道具。艺人坐在铺盖上,在高低的山路上起劲儿地波动着。只能借民居、打地铺,家常便饭,长夜孤灯,厚重的古装行头,死守在身边。每天至少两次上台,死扛三四个小时,末端,缤纷的舞台还要赏识多情多义的晋剧。看家戏多的是:《打金枝》《金沙滩》《空城计》《徐策跑城》《薛刚反唐》《算粮登殿》,等等。那位“地道老生”天天竭尽全力,用赋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山西声调,把晋剧慷慨激昂、悠扬流通的旋律,播撒到每座山村、每寸舞台。累,算什么;病,又能怎么样?一踏上舞台,大大小小的艺人就变成了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的缔造者与痴情人。从少年演到青年,再从青年演到中年,乃至晚年,看家戏早已超过了上百出。后来,当地戏剧式微,剧团解散了。这位上了年岁的“地道老生”便在县剧团周围,开了一家小商店。虽然产品零星、生意清淡,白叟却精力矍铄,每日清晨,执着地温习“四功五法”,一遍一遍地再现舞台上的声调风味、唱念做打……顾客进店,闲谈也离不开挚情梨园。他好像在等候独属自己的舞台,只要自己演绎的主角与观众们爆棚的喝彩……爱戏如此,学画亦然。比方,湘西凤凰县,曾走出了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,他有位亲表侄,那便是国画大师黄永玉。黄永玉,1924年出生于湖南常德县,本籍凤凰,朴实的土家族。惋惜,少年黄永玉,偏偏算不上好学生,曾因成果式微,被逼退学。他一边在各地曲折漂泊,一边自学国画。即便在小作坊充任童工,或在码头做苦力,从未扔下手中的画笔。跟着韶光的研磨,黄永玉宠爱的画笔,渐渐画出了自己的风格……后来,黄永玉的画笔也挨过外界的指斥与批斗。他一回家,便鬼鬼祟祟通宵作画。在自家狭隘昏暗的小屋墙上,他绘出了一扇大窗,窗外阳光灿烂,野花怒放,明显,黄永玉用画笔营建了一种人生的意境美。后来,70岁的黄永玉先生,曾在佛罗伦萨的烈日下,背着画箱处处写生。饿了,啃几口干涩的面包;渴了,喝两口毫无味道的凉水。他每天画画十小时以上,无疑,把整个身心都投入进去了。晚年的黄永玉先生在京郊建起一座大名鼎鼎的“万荷堂”。他沉迷花卉,一会儿种下各色各样的荷花。被誉为“荷痴”的他,细细调查描画着千姿百态、风情万种的水中荷香。笔下的花瓣与蕊香,早已艳丽自若,神情盎然了。风趣的是,黄永玉先生更爱戴着贝雷帽,叼着根大烟斗,咧开嘴大笑,如孩提般明澈的眼睛里,足以窥见一种狡黠。谈到人生时,他极有情调地说:“贴着土地过日子,有个优点便是,摔也摔不到哪儿去。”为画而生,为画而老。国画于黄永玉先生,就像美文于沈从文那样。晋剧那样的当地戏,对那位“地道老生”而言,相同铸造起一世的魂、终身的梦。“更有榴花一朵,照人明。”一朵榴花,阳光一般,灯盏一般,点亮了宋代词人叶梦得的《南歌子》,也点亮了后世阅览的惊喜。榴花照人明,恰指那场千姿百态、热情焚烧的文明盛宴吧。(王继颖)2019-11-15 10:23:22:285榴花照人明2130576文明燕赵文明燕赵 来历:河北新闻网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